主页 > Z北生活 >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车联网 3 个字,今天似乎已成为很广泛的概念。提起车联网,可能更多人想到的画面是「在车上上网」,例如透过车联网连线旅游服务、车联网连线家中智慧家电等。

实际我们都知道,车联网的真正的价值还是车与车、车与人、车与路之间的高度协作,提升整体出游效率。目前正进入应用场景的 C-V2X,就是典型的解决方案。

V2X 一词,和车联网意义基本相同,即车与车(V2V)、车与路(V2I)、车与人(V2P)、车与网路(V2N)的全方面连线和资讯互动的资讯通讯技术。

C-V2X 则是基于 3GPP 协定,主导推动的基于 4G / 5G 等蜂巢式网通讯技术组建起 V2X 网路的无线通讯技术。至于 3GPP 协定,是曾经多国电信伙伴为由 2G 网路到 3G 网路平滑过渡,保证未来技术向后相容性的协定。

也就是说,今天到可预见的 5G 未来,C-V2X 很可能是车联网的主要通讯解决方案。

想了解 C-V2X 未来的模样,可以看看奥迪的案例。

C-V2X 迈出第一步:仪錶板的红绿灯

从 2017 年到 2018 年,透过高通 9150 C-V2X 晶片组,奥迪、福特等汽车厂商都参与规模化落地测试。

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其中较典型的案例,是奥迪在拉斯维加斯等城市展开的试点计画 TIL。TIL 是透过 C-V2X 共用城市交通号誌资讯,让用户在仪錶板直接看到下一个红绿灯有多远,处于红灯或绿灯,会持续多长时间。

也就是说,行驶在道路上时,驾驶可在仪錶板看到下一个红绿灯离自己 100 公尺,是红灯,距离变灯还有 15 秒。

对驾驶来说,这种资讯可帮助选择路线,最起码可提前调节速度,不会到红绿灯前再猛踩煞车。

阿贡国家实验室对 400 位驾驶者进行长达半年的调查,研究表明当驾驶可预知下一个红绿灯的情况时,驾驶会更平稳,减少交通事故发生的机率并减少污染排放。而如果地球的每辆车都知道每个交通号誌在做什幺,人类整体碳产量将下降 1.3%。

不仅如此,奥迪还为参与这项计画的城市提供号誌灯最佳化服务,即利用这些资料算出车流量,帮助调节各节点红绿灯的持续时间,促进车辆通行效率。

总体来看,C-V2X 与交通号誌的合作目前还属测试阶段,理想状态下,C-V2X 并不是为人类驾驶的车服务,而是为自驾车服务。

未来或许我们已不再需要「实体化」交通号誌,可直接透过每辆车的行路情况来进行大数据计算,直接根据车流资讯在路口的行车安排,调节红绿灯的情况和时长,达到调解塞车的目的。

拉斯维加斯的遗憾:C-V2X 到底适用怎样的城市?

这幺一看,似乎车联网的未来距离我们非常近了。可实际上从奥迪在拉斯维加斯的实验,能看到很多应用方面的阻碍。

1. 仪錶板的显示限制

测试中驾驶发现,仪錶板关于红绿灯倒数计时显示的数字并不会显示 0,大概在 5~8 秒时就会停止倒数。原因是如果数字倒数计时持续到 0,驾驶会过度集中注意力在仪錶板,而忽视路面情况,容易造成交通事故。

也就是说,人类驾驶被彻底取代之前,红绿灯还会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2. TIL 的準确程度

比驾驶注意力更让人头疼的,是由于目前不是所有红绿灯都支援 TLI 系统,加上网路传送问题,TIL 的準确度不是很高。114 个红绿灯中,TLI 错过了 47 个,并有 13 个时效显示错误。

以这种準确度来说,不论累积资料最佳化交通号誌系统,还是应用到自动驾驶系统,都远远不够。

3. 高昂的使用成本

即使是这样不够优秀的準确度,仍要依赖严苛的使用成本。对奥迪车主来说,除了 2019 年新车型,只有 2018 年的 A4、A5、Q5 / SQ5 和 Q7 及 2017 年的 A4 和 Q7 能使用这项技术。同时这项技术还要收费,半年免费期过后,将以 199 美元/半年的价格向用户收费。

对城市来说,应用 C-V2X 的门槛也很高,需要较新的交通号誌系统才能用。拉斯维加斯之所以参与这项技术,还是因为自身基础较好,有达到自动驾驶测试条件。

以此类推的话,能满足自动驾驶测试条件的地区才能应用 C-V2X,準确度也不理想。不管怎幺看 C-V2X 都是性价比很低的技术。

难以寻觅的沃土:车联网背后的博弈

如此来看,C-V2X 虽是可成长、可过渡的方案,但综合来说,C-V2X 还是适合拔地而起的新城市──几乎不计成区域迈向智慧城市、从零开始的基础建设、大量新兴移民流入。

当红绿灯出现在仪錶板:C-V2X 带来的车联网未来图景

但能满足这种条件的城市,恐怕全球也找不出几个。

这种情况并不是 C-V2X 一种通讯技术面临的问题,另一种建立在双向无线协定的车联网通讯,经常拿来和 C-V2X 比较的 DSRC 也会面临同样的问题。

汽车厂商、通讯晶片製造商及城市之间,形成奇妙的牵制状态。通讯晶片的成本、汽车厂商应用的範围及提供服务的价格,再加上城市设施的应用範围,3 个变数彼此都会影响到用户的最终体验。

汽车厂商不支援某种通讯技术,或晶片厂商无法降低某种通讯技术的晶片成本,又或城市设施并没有选择应用某种通讯晶片,最终都会导致车联网资讯不够準确、应用成本过高。

如此看来,虽然 C-V2X 乘着未来 5G 应用的东风,赢得晶片厂商和车商的青睐,目前取得的成就还远远只是起点。等到 C-V2X 真的可以极低成本迅速铺设到城市各种交通设施时,才能彻底开启想像的车联网未来世界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