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K小生活 >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针对士乃平民屋旧式共用粪槽问题,张念群士乃平民屋区成“粪怒”风险区,常年累积的粪槽满溢无人处理,居住当地的32个住户中因为有人不合作,未能筹集约1500令吉污水处理费,造成天天闻臭过日子。位于士乃邮政局隔壁的平民屋区共有32间单层排屋,其中地势较低的住家排污管已出现溢漏,问题拖至1个月仍未解决,恶臭飘飘的日子,令居民苦不堪言。

张念群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的陪同下,于今日上午11时召开对话会,并邀请4名来自英达丽水排污公司的代表包括士姑来区行动组主任嘉米尔、客户部代表苏仁达兰、污水处理部代表哈敬及汉达出席,现场共有6家住户出席。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40年屋龄的士乃平民屋区采用旧式共用粪槽,必须每两年清理一次。

张念群:7天时间征排污费

张念群透露,两年处理一次粪槽花费近1500令吉,由32户住户分摊开销,每一户只需缴付少于50令吉的费用,比起每月必须缴付8令吉排污费的新住宅区更为划算。

她说,该区已有40年,皆是平民屋,家庭收入并不高,加上没有成立居委会,因此她早在4天前(周四)向所有居民派发传单,要求居民出席对话会,商讨解决方案,但出席率不足20%。

有鉴于此,她表示,再给予7天的时间,向另外20户未付款的住户征收排污费,若居民仍不领情,她只能尝试写信向州政府争取拨款。

她建议柔州政府接管该区平民屋,制度化及系统处理民生问题,或可效仿新加坡政府为组屋进行定期油漆粉刷及维修工程。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峇都玛妮

家庭主妇(55岁)峇都玛妮:
墙壁溢粪水

1个月前,住家厕所马桶粪便满溢无法冲厕,墙壁更溢出粪水,影响日常生活,在多番检查之下,发现本区旧式的共用粪槽已满,我连忙向古来市议会投诉,惟排污管属私人管辖范围,必须自费解决。

早前,我曾向另外31户业主交涉,建议一起联手解决粪槽满溢问题,但只有12户业主交出共600令吉,用作雇用承包商清理费,暂时解决污水倒流问题。

一谈钱,不是全部居民愿意配合。

我认为,上述做法治标不治本,也对缴付费用的业主不公平,因此我向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寻求协助,希望探讨有效的解决方案。

共用粪槽满溢 集资清理不成 士乃平民屋居民“粪怒”

嘉米尔

嘉米尔:一个月内情况恶化

目前粪槽已用掉99%的容量,若不解决,预计未来一个月内污水倒灌情况将持续恶化,导致排污管阻塞,甚至把污水排到屋内各角落。

其实国内住宅污水处理有3大类型,分别是住家个人粪槽、共用粪槽(CST)以及最新的化粪池排污系统。

2周前该公司接获居民的投诉,经过检查,32户住家的排污管连接到一个旧式共用粪槽,而管理权则是该地区住户负责,必须每2年定期抽吸粪便。

这款共用粪槽常年累积粪便,不会自行溶解或进行处理,粪槽早已被市场淘汰。

旧式共用粪槽问题也曾在居銮、哥打丁宜、新邦令金及麻坡发生过,每一趟污水处理需要支付650令吉费用(不包含6%消费税),而士乃平民屋区至少需要两趟清理才能解决问题,费用为1457令吉50仙。

退休人士(72岁)冯安盛:
租户不愿承担费用

多年前居民因没出钱清理粪槽问题,后来听说有人报效才获解决,目前住家暂时不受影响,部分住家是租户不愿承担费用。

旧货商(52岁)张志民:
住家高处不受影响

由于住家在高处,目前没有面对太大的问题,也没有闻到异味,以后就很难说了,希望能尽快解决粪槽问题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