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D优生活 >共聘厨子、园丁、清洁工,江南小村的「抱团共老」生活实验

共聘厨子、园丁、清洁工,江南小村的「抱团共老」生活实验

我曾经写过一篇专栏文章〈不想孤老无依的你,快找几个朋友讨论这些「同居共老」新选择〉,那一篇是从一部电影:《六人行不行?》获得的启发。

电影里的老人们,是认识半世纪以上的死党,原本各住各的,后来一起搬到其中一位好友的庄园里,从此开始同住共老的新人生。可惜电影终归是电影,现实生活中要找到一群知己愿意同住共老,其中还要有一位拥有大宅邸、并且愿意开放大宅邸的死党,难度显然相当高。

但是我知道,社会上对于老后住哪里,已经在「独居」、「老老同住」、「与儿孙同住」、「养老院」之外,期待有更多的新选项。因此当我从媒体看到大陆有一对「空巢族」的老夫妻,徵求数对老夫妻同住的报导后,就开始关注这个「抱团共老」的发展动态。

两老独守乡间大宅,打麻将找不到牌搭子

故事要从朱荣林、王桂芬这对夫妻档说起,他们退休后原本住在杭州市区,但是一心想要叶落归根,搬回乡间老家。老家位于一个只有二十来户的小村落,村落虽小、住的多是自己的叔伯亲族,相较于都市邻里的互不闻问,朱荣林夫妻俩在老家有更多的归属感,于是事业有成的儿子负责出资,将老宅拆除改建成一幢三层楼的庭园别墅。

原本朱家打算三代同堂,但是儿孙辈仍然得在杭州工作与就学,通勤之路实在遥远费时,最后儿孙辈还是选择住在市区,朱荣林老夫妻成了「空巢族」,而且是独守一、二百坪的大空巢,媒体形容是「大得能听到回声」。

看影片:我们同居吧!杭州银髮族的结伴养老实验

空巢虽大,但是两老整日四眼互瞪,小争执仍然不断。而且老太太也打不起精神天天开伙,不是剩菜剩饭、就是加热冷冻调理包,草率对付三餐。还有原本搬回老家,也图的是打麻将、凑「搭子」容易,没想到村落面临拆迁,老搭子各奔西东,为了摸个八圈,还要跋涉到较远的村子。

期待的「金色人生」渐渐变成灰调,老太太想要有所改变。她从报纸读到,杭州有一位独居老人张阿姨,曾经想在自己的公寓里进行「抱团共老」,徵求独居女性共住。但是实验结果失败,两位室友已经搬离,可老太太看了新闻却跃跃欲试。她认为,多几个伴共住共食,至少伙食内容可以丰富些,老伴也不会镇日赖在沙发。

她把构想说出来,先生与儿女都表示支持。为了避免重蹈覆辙,朱荣林夫妻俩还慎重其事的拜访这位「抱团共老」的先驱:张阿姨,了解原来共住失败的原因之一是浴室。张阿姨的公寓只有一间浴室,三个女人共用的结果,原本就容易产生矛盾。譬如有人认为宠物狗是「毛小孩」,把宠物当家人,理所当然的在浴室里帮「家人」洗澡,有洁癖的室友不免抓狂。

徵求身体好、性格好、会打麻将优先

相较之下,朱宅在硬体方面,拥有相当多有利于共住的优势。譬如大量的落地玻璃,採光明亮、视野通透;八个房间都是拥有独立卫浴的套房设计;二楼、三楼各有一间麻将间;三楼外还有一个大露台。户外部分更是精彩,屋前有一个大庭院,可以让老人散步健身;屋侧有鱼塘、果树;屋后有一大片菜圃、竹林,放养多只鸡、鸭,远山近竹、一派江南田园风光。

朱荣林夫妻俩认为自宅具备一定的吸引力,于是2017年5月间,透过媒体释出「抱团共老」的讯息。他们开出的条件乍看很简单,除了要求是夫妻档,主要条件还有:身体好、性格好、会打麻将的优先。

「身体好」的具体定义,是指年龄在60到70岁之间,要有生活自理能力。因为入住的夫妻档,每周要有一天当「值日生」,为众人服务,失能老人只能敬谢不敏。

至于「性格好」的标準,就很难量化。就像是某个棉袜广告的slogan:「三花的好,穿了就知道。」同样的,性格好不好,也是要相处之后才知道。朱家的「抱团共老」,日后有不少的矛盾,就是来自于入住者的性格。

但是相处之前,总是会怀抱着美好的期待,因此消息见报后,社会反应热烈,短短一週就收到一百多对老夫妻的申请。朱家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进行「面试」,朱家的儿女也一起加入。面试并不是正襟危坐、你问我答,而是透过分批聚餐、打麻将的自然形式,观察并寻找适合共住的夫妻档。

有三种人,会被「谢谢,再连络」

据了解,有三种人会被「谢谢,再连络」。一是生活习惯特殊的不要,因为怕日后难相处;二是有抽菸习惯的不要,怕影响众人健康;三是曾经当过「领导」的不要,担心架子大、难伺候。还有朱家希望週日是「家庭日」,方便自己的儿孙回家团圆,因此家住杭州者优先录取。也就是希望每逢週日,入住者可以就近返回自家居住。

朱家最后选择了4对夫妻档「抱团共老」(后来因为有人退出、有人递补,最多曾有6对夫妻档、与一位丧偶单身族一起入住)。值得一提的是,这些夫妻档有一个共通点,都不想和小孩同住(或是小孩不想和老父母同住)。而且也都参访过多所养老院,结果都是不满意,但对于朱家的「抱团共老」模式,却是跃跃欲试。

因为朱家的模式,每月要支付房租(按房间朝向与面积,每月租金1200-1500人民币),但房租不是放到房东口袋,而是用来共同聘僱厨子、园丁、清洁工(厨子与园丁工资都是每月2000元人民币,清洁工每月1200元人民币)

厨子负责供应中餐与晚餐;园丁负责种菜、种果;清洁工每週打扫两次房间。

「我们大家以后不用做家务,只要一起玩玩就好」,对于老后只想享清福的老人,特别是女性长者,屋主老太太这句话,真是太有魔力了。但是要用有限的租金,满足类似银髮村「事事有人服其劳」的标準,仍然力有未逮,因此产生了「值日生」的制度。

值日生每週轮值一天,这一天除了要帮大家準备早餐,还要负责买菜、备料、洗碗、烧开水、倒垃圾,屋主朱荣林夫妻也会加入轮值。他们运作的模式是,前一晚用膳时,大家就商量好明日想吃的菜色。次日早晨,「值日生」骑单车、或是电动单车,到车程约七、八分钟的市场负责採买。

虽然日日有专人当值,备膳时、还是会有其他房客自愿前来帮着挑菜、剥蒜什幺的,不会误了厨子烹煮的时辰。

因为朱家首度开放「抱团共老」,有些设施採取「滚动式调整」。譬如老人也会热衷网购、追剧、打电玩,容易造成网路塞车。房东就从善如流,更换了一家网路服务供应商,把流量提高到一百兆。房客反映餐桌太小,十几个人共餐太挤,房东就再斥资换了一个大圆桌。甚至客房里的电视,也配合更换更大的萤幕等等。

于是这个杭州余杭小村的「抱团共老」,就在众人瞩目之下开始运作。让我更好奇的是,运作满週年之后,入住的夫妻档们最满意什幺?最抱怨甚幺?中途退出的原因是甚幺?有没有产生矛盾嫌隙?

一位入住的老先生说,「抱团共老,硬体、软体,缺一不可」,他认为,朱家两者兼具。

硬体是指各种设施。首先是每一间都是套房,不只可以保障隐私,还能避免众人抢卫浴的窘境。其次是套房里都附有空调、电脑、网路、电视,方便个人独处时的打发时间。

他也很讚赏宽敞的院落,方便老人活动筋骨,想打拳、想散步,彼此互不干扰。

他所指的软体则是「房东夫妻」,他强调这种共住养老的模式,房东夫妻要有很强的沟通能力。因为入住者来自不同环境,又彼此互不认识,很容易因为一些小事就互不相让,这时就需要房东夫妻出面折冲协调。

归纳入住者最欣赏的优点有:入住便宜、空气好、饭菜好、有人陪着打麻将。就以「入住便宜」来看,除了每月房租外,入住者还要按使用比例分摊伙食费、水电费,但是加总下来,每月每人平均二、三千元人民币,他们普遍认为,「比住养老院划算」。

除了这些入住者提到的优点,远在台湾、身为局外人的我,也观察到朱家的「抱团共老」模式,其实还有四种共享优点。

优点1:共享专业

屋主朱荣林曾提到:「特别幸运能认识这幺多房客,他们都是不同行业的专家」。譬如有的房客原先是电信业,网路方面的问题,大家都会跟他请教。

还有一位房客是木匠,看到露台地板有多处破损,会拿起榔头直接协助修整。我印象特别深的还有一位纪录片导演,入住者如果想要活到老、学到老,学习拍摄一部记录作品的话,不是可以就近请「芳邻」指导吗?

优点2:共享物资

朱家虽然大部分的开销是实施「AA制」,也就是分摊计算,但是也有不少物资是无偿享用。譬如有房客自製一大壶药酒,放在餐厅角落,等于是想要养身、补身的室友们的「福利」。

优点3:共享援助

有一位金阿姨不慎摔伤骨折,因为金阿姨的先生腰不方便,其他入住者赶紧送她住院。据闻,住院的一个多月,别墅里的老夫妻们自动轮班照顾。

出院后回到别墅,一位俞阿姨自愿来帮金阿姨擦澡、洗澡。后来俞阿姨半夜身体不适,换金阿姨陪俞阿姨去医院急诊。

共享援助,让老人们彼此都有了照应,我认为,这是「抱团共老」最可贵的优点。因为变老、变弱,各种意想不到的状况会层出不穷,老后有一个共助网络,才是最大的安心。

共聘厨子、园丁、清洁工,江南小村的「抱团共老」生活实验

优点4:共享生活

报导中提到一位蒋爷爷,喜欢歌唱、创作诗歌、练书法。入住后发现对门的范爷爷,是美声男中音,于是两位老人家一起练唱,一起感受到「共享生活」的乐趣。

现在世界各地已经陆续出现「共享公寓」,但对象大多是诉求年轻人,年轻版的共享公寓,很擅于设计各种共享生活的点子。相较之下,朱家的「抱团共老」,似乎共享最多的,只是那张大餐桌。

因为根据某篇报导的内容:「他们很少有大的集体活动,吃完晚饭,大家出去散步半小时。散完步,大家关上各自的房门,一天又过去了......」。虽然「民以食为天」,但是吃饭后各自解散,没有进一步的交流与「共享生活」,是否也可惜了同一个屋檐下的契机。

了解优点后,当然也要关注缺点,入住者主要反映「离市区太远」。想要找老姊妹、老哥儿们喝茶聊天,交通很不方便。乡下活动地方少,「每天就这幺闷着,时间长了,就会待不住。」这是某位入住者的心声。

老人更担心的是,入夜后身体若有不适,叫不到出租车,只能求助救护车老远奔来,返回市区医院又是漫漫长路,会不会延误送医?这些现实问题,都可以让其他想在乡间养老的人士作为参考。

有人「抱团」、当然就会有人「退团」,我整理了上路一年来搬离朱家的各种原因。包括有:

    长辈生病,要返乡照顾。老烟枪耐不住菸瘾,主动搬离。自理能力出现问题。饮食习惯不合。没找到聊得来的。相处出现嫌隙。

关于嫌隙,有血缘的家人都不免产生嫌隙,何况是下半生要一起共老的外人?前篇提到「抱团共老」的先驱:张阿姨,曾经一再提醒朱荣林夫妻要拟一份「结伴养老协议书」。

据报导,协议书里有要求「不要讲人闲话」;也有要求「要能包容」。如果大多数房客都对某对夫妻有意见,他们有权要求难搞的房客搬离等等。但是考虑再怎幺完善的协议书,都跟不上人性所产生的各种状况。

虽然入住的老人都会和来访的媒体强调:「一起结伴养老,关键是不计较。」其实「不计较」这三个字也最难做到。成语里有一句「三人成虎」,我认为,三人不只可以成虎,三人还可以形成一个「小江湖」了。更何况朱家「抱团共老」的成员还多达十三人,人际关係更为複杂。

我们且来看看朱家庄园里,到底产生过哪些嫌隙?这些真实情节,都有助于社会对于「抱团共老」的正确期待。

1. 共餐时产生的嫌隙

譬如一条黄鱼,最肥美的部位是肚子,有人一上桌就先下手为强。手脚慢的、礼让别人的,总会发现到,好料都已被扫蕩完毕,时间久了、当然嫌隙就会产生。

2. 轮值时产生的嫌隙

譬如有人该轮值服务时,就老是用各种理由「溜号」。还有轮值买菜时,也会产生嫌隙。因为村子附近就有一个小市场,品项虽然较少,但是骑单车就能到。

镇上的菜市场品项多,但是要搭公车往返。专程跑到镇上採买的人,就要求报销公车车资,于是「太会计较」的嫌隙,就因此产生了。

3. 使用公共区域产生的嫌隙

虽然每对夫妻档都住的是套房,但是房间待久了,总是气闷,于是有的老太爷喜欢到客厅看电视。

特别是夏天,乾脆短裤、赤膊躺在客厅沙发看电视,这种「把全家当作你家」的行为,自己的老太婆早已习惯,但是别人家的老太婆,可能就会看得刺眼。

4. 开销分摊产生的嫌隙

暑热穿太少会产生嫌隙,寒冬也会。有的老人担心寒气造成心梗或脑梗,待在自己房里时,习惯打开电热器。电热器相当耗能,因为朱家庄园的电费是平均分摊,没用电热器的老人们,当然就会有意见了。

5. 打麻将产生的嫌隙

老人退休后喜欢「摸八圈」,朱家庄园的共老团,当初也是希望会打麻将的优先。但是上了牌桌后发现,牌技不好的会被嫌,牌技太好的也会被嫌。据报导,某位老人有一次牌局赢了一、二百元人民币,就有牌友背后批评「作弊」、「耍阴招」。

6. 自我优越感产生的嫌隙

阶级意识就像是「房间里的大象」,不会有人承认,但却一直存在。学历、职场地位、累积财富多寡、甚至是儿女成就,都会形成无形的阶级差异。譬如杭州市里有两套房的,不免就会认为自己比只有一套房的、无房的高人一等。于是有老人会说出:「如果是在社会上,像他们这样的人,我是不会打交道」的话。

这种话一但传到当事人耳中,嫌隙当然就会产生了。于是不免会像林黛玉在红楼梦中说的:「这个地方是住不得了」。

其实还有更多的嫌隙,是「族繁不及备载」,不管朱家的「抱团共老」能否长期走下去?老人们能否在这个江南小村留下美好的印象?我认为,他们是在为社会上的众多老人、準老人,进行一种新尝试,尝试的过程与结果,都有很大的参考价值。

相关推荐